脱欧三年困途 见证英国政党政治的失败

2019-04-10 23:18:27

英国首相特蕾莎•梅和保守党领导下的英国脱欧,可算是已进入绝路:脱欧协议3次遭否决、脱欧日期在4月10日已经确定被延后、二次公投的赌博和提前大选难得国会支持、与工党的软脱欧谈判也停滞不前。

虽然欧盟已经同意将脱欧大限延期至10月31日,但是3年来英国都未能对脱欧协议达成一致,这半年时间是否能解决问题,也希望渺茫。

除了无协议脱欧,或者英国国会自行收回脱欧决定的政治自杀外,英国除了拖延时间,似乎已无任何出路。

特蕾莎·梅再次请求欧盟延长脱欧期限,获得同意 (图源:新华社)

从脱欧之始,到今日如斯田地,我们看到的是英国政党政治一次又一次的衰败。

英国以国会主权为尚,长久以来由政见不同的两党结构主导,政府由多数党组成,以落实自身的政策。这种行政与立法合一的结构,一直被认为是国会制优于美国总统制的地方。

任何政治体制的理想,皆是要为国为民作出“集体且有根据”的政策决定。英国的民选机制体现其“集体”,其专业的政治人物及公务员体制则体现其决定是“有根据的”,由国会多数党领导政府则能保证“决定”能够达成。

脱欧下的英国政治,似乎与此等理想愈走愈远。

脱欧公投 破坏“国会主权”

英国政党政治今日之衰败,至少可追溯至2016年的脱欧公投。

2015年大选之际,时任保守党党魁卡梅伦(David Cameron),为阻止疑欧民众支持流向英国独立党(UKIP),并希望一举解决党内疑欧、亲欧两派30年来的争斗,承诺举行英国脱欧公投。

脱欧公投之后英国政治严重分裂 (图源:VCG)

他原想脱欧必定失败,当可借民意压服党内疑欧派。岂料疑欧派以近52%得票胜出,促成今日脱欧之祸。

利用公投去解决党争,本来就极不合政治伦理。而且,公投虽然能显出民众的集体意愿,却打破了英国“主权在国会”和“由国会作政策决定”的传统;而且,民众对复杂的脱欧问题欠缺理解,也只能作出“没有根据”的决定。因此,脱欧公投可算是卡梅伦误打误撞引致英国政党政治衰败的首步。

政党内部分裂 多数党政府成绝响

不过,责任也非全然落在卡梅伦一人身上。毕竟在今日媒体发达的新世代中,要维持一个能统一政见、能夺得国会多数的执政党已愈来愈难──英国自二次大战以来,国会只有3次没有多数党的局面,其中两次都发生在2010年之后。卡梅伦的错,只在于他用了错的方法,去试图逆转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。

脱欧公投,不止没有团结保守党,更为疑欧派壮胆,使继任的梅(Theresa May)长期夹在党内疑欧、亲欧两派之间,左右逢迎,却变得两面不是人。

同时,英国的两党体制,也因保守党和工党渐失取得国会多数的能力,而逐渐崩坏。

工党早在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后,几乎尽失当地议席,如今再无独得国会多数之能。保守党虽在2015年幸获12席多数,却于2017年的提前大选中落败,失去多数党地位,被迫与政见极端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(DUP)组成联合政府,破坏了英国由国会多数党管治的格局,使国会要达成政策决定愈加困难。

梅脱欧协议经历3次大败,其中一大原因正是DUP对协议的死硬反对。

英国的政党政治显然已经不合时宜 (图源:VCG)

脱欧危机 一举反转英国政党政治

政党党内分裂、失去组成多数党政府的能力,本来已是对英国政党政治的严重冲击。“英国脱欧”这个百年难遇的危机,更让英国政治败象纷呈。

在正常的情况下,国会不能运行,国家最多只会原地踏步。然而,在脱欧问题上,由于有两年的限期,如果国会下不了决定,其结果却不是原地踏步,而是坠落悬崖。

眼见悬崖逐渐迫近,英国政党政治也愈发乱成一团。保守党内有疑欧派团体“欧洲研究组织”(ERG)的党中党,自行拉票,架空党鞭的传统权力;工党也因脱欧两派之争而陷入分裂局面。

两党党内政见矛盾不断,无论是普通议员,还是内阁成员,也开始不听命令、自由投票──此等情况在保守党内尤为严重:例如上月的一次由梅政府提出的延后脱欧动议中,连脱欧大臣巴克莱(Stephen Barclay)也投下了反对票,而梅至今也没有对他作出任何惩处。
 

国会乱成一片,议员们就奇招尽出,不断试图在国会惯例全书中寻找几百年前的惯例,希望用国会程序绕过投票制胜;部份疑欧议员甚至提出“出动英女皇”去单方面中止国会会期,以阻止亲欧派的国会操作。

一些心系“国会主权”的议员,眼见梅政府领导脱欧停滞不前,更促成“国会夺权”,由国会抢夺政府制定国会议程的权力。然而,权力在手的国会,本身也是分裂成风,因而在两次“指示性投票”中将为数众多的脱欧选项一一否决。

由此可见,在英国政党政治的格局下,权力无论是在政府,还是在国会,脱欧困局也是解决不了。

失败的政治 却是变革之机

正如前文所言,任何政治体制的理想,皆是要为国为民作出“集体且有根据”的政策决定。今日的英国国会,在表达英国民众“集体”意愿上,可谓是成功之极──英国民众在脱欧议题上的分裂局面,完全反映在国会议员的投票取向上──不过,此等“过度的成功”却以“任何决定都不可能”为代价。

其实,表达民众集体意愿、政策有所根据,以及为政策的执行作决定,本来就是互有取舍的平衡。能有根有据的作政策决定,就不能够完美体现民众集体意愿;要作能体现民众集体意愿的决定,就难以确保这决定是有根据的(正如脱欧公投的结果一般);要民众集体理解、制定有根有据的政策,更只会封绝达成决定的可能。

当下的脱欧困境,证明英国传统的政党政治已是不合时宜,再难调和政治体制理想之中的冲突。此时此刻,也许正是英国政治兴起革命的时机。

「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」
撰写:陈蕊

评论

【声明】评论应与内容相关,如含有侮辱、淫秽等词语的字句,将不予发表。